当前位置:邵武市人民政府 > 政务 > 统计数据 > 统计分析
大力发展粮食生产 确保国家粮食安全
发布时间:2008-06-15 10:06
来源:邵武市统计局
作者:统计局
分享到:
Aa
字体: 网页纠错  

粮食问题,是关系经济安全和国计民生的重大战略问题,党中央、国务院对此高度重视,胡锦涛、温家宝同志多次强调粮食安全问题。为了进一步加大对农业和粮食生产的政策支持力度,党中央、国务院于今年327日特地召开了全国农业和粮食生产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并决定采取十项措施支持农业和粮食生产。为了进一步了解我市农户对今年中央支农政策的知晓程度,掌握农户今年粮食种植意向,不久前,根据国家统计局南平调查队的统一部署,我队专门组织人员对水北、卫闽、肖家坊、和平镇4个村40户农户就今年粮食种植意向等问题进行了一次随机抽样问卷调查,调查结果如下:

 

1、在被调查的40户农户中,有21户占52.5%的农户知道今年中央出台了十项支持农业和粮食生产的重要措施;另有19户占47.5%的农户回答“不知道”。

240户农户今年准备种植双季早稻的仅5户,占被调查农户的12.5%;另35户占87.5%的农户表示“打算种中、晚稻”。

3、国家今年再次提高了粮食最低收购价,表示“愿意把粮食售给粮食部门”的农户仅5户,占12.5%;另有35户占87.5%的农户表示“不愿意”。他们更愿意把粮食直接卖给粮贩子。

4、农资价格大幅度上涨,到目前为止,40户被调查的农户中,已购买备用的农户有5户,占12.5%;另有35户占87.5%的农户“还未购买备用”。

5、去年获得的农资综合补贴40户中有34户占85.0%的农户是“按分田面积补贴”;另有6户占15.0%的农户是“按粮食(稻谷)实际种植面积补贴”。

 

由此可见:

1、尽管多数农户对今年中央出台的十项支持农业和粮食生产的重要措施“已经知晓”,但仍有相当部份的农户对此“毫不知情”。

2、我市农户粮食生产的积极性还不是很高,有相当部份的农户表示“不愿意种植早稻”,他们认为生产成本过高,经济效益不理想。

3、国家虽然提高了粮食最低收购价,多数农户还是表示“更愿意把粮食直接卖给粮贩子”。理由有三:一是卖给粮贩子更方便,田边、地头都可收购,连搬运费都省了;二是价格虽比粮食部门少一点,但省去了很多麻烦事;三是粮贩子他们对稻谷水分含量没有太高的要求,如果是收割机收割的,这边谷子一打下来,马上就可装袋出售,连过去最起码的“日晒、去秕”的程序都省了。这一点是农户不愿意把粮食卖给粮食部门的主要原因。

4、农资价格大幅度上涨。据了解,从去年下半年至今,因原材料价格上涨,农资价格已上涨近50%。尽管如此,我市多数农户的预期心理还比较好,未出现抢购、囤积农业生产资料的现象。

“国家为本、食足为先”。粮食储备关系国计民生,历史上各朝各代无不把粮食储备摆在治国安邦的重要位置。国家粮食储备除用以供应皇室消费、维护国家机器运转外,主要用于平抑粮价、供养军队备战应战、赈灾备荒、安民固本。进入现代社会以后,各国粮食储备仍是调控经济、平抑物价、防灾救灾的重要手段。粮食是生活必需品,粮价一头连着农民,一头连着市民,粮价的涨跌应该调控在合理的范围内。粮价一价带百价。如果粮价上涨过快过多,就可能带动整个物价的上涨,甚至引发通货膨胀,影响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大局。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粮食生产的环境和条件发生了很大变化,市场在农业资源配置中越来越起到基础性作用,价值规律在粮食生产中越来越发挥主导作用。我们必须用新的思路、新的办法,来研究解决新阶段的粮食问题。必须清醒地看到,一些影响粮食安全的因素和苗头已经出现,粮食供求关系正在发生变化。一方面,部份耕地被占用,粮食播种面积有所减少;另一方面,粮食比较效益较低,农民种粮的积极性不高;最为关键并需要研究探索的是,有利于粮食生产持续发展的长效机制尚未建立起来。据新闻媒体报道,近期泰国、香港等地的粮价已开始明显上涨,如果这些问题任其发展下去,加上目前粮食市场信号的放大效应,各地各方面粮食购销的同步效应,以及粮食生产的滞后效应的影响,就会危及我国的粮食安全,就会对国民经济发展全局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近几年粮食面积和产量逐年减少,是多种因素作用的结果。其中既有主动调整的合理因素,也有非正常的因素;既有市场经济法则的作用,也有不少政策和人为因素的影响。突出的有两点:一是伴随着各种开发区、工业园区建设,不少耕地被征用,这在全国各地都屡见不鲜。它既侵害了农民利益,又损害了粮食生产能力;二是各地在农业结构调整中压粮扩经,致使一些地方粮食播种面积大幅度减少。各级各部门必须从维护国家粮食安全和经济安全的大局出发,真正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的决策和部署上来,做到认识到位,政策到位,措施到位。

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调动农民种粮积极性,从维护国家粮食安全和经济安全的大局出发搞好粮食生产?

一、要完善政策,强化宣传。要充分利用现代传媒手段,将政府出台的粮食直补、农资综合直补、良种补贴、农机补贴等强农、惠农政策宣传到村、到户,将惠农政策转化成广大农民多种粮、种好粮的热情。

二、要兼顾保障粮食供给和增加农民收入两个目标,把发展粮食生产与增加农民收入结合起来。要全面正确地理解和贯彻农业结构调整方针,不能把增加农民收入与发展粮食生产对立起来。调整农业结构要坚持在发展粮食生产和增加农民收入两个方面下功夫。粮食收入是我市农民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促进农民增收必须首先抓好粮食生产。农业结构调整不是简单地压缩粮食面积,市场信号已经要求今年粮食播种面积不能再减少。要加大优势农产品区域规划的实施力度,加快优势粮食产业带建设,优化粮食品种结构,提高粮食质量,促进粮食加工转化,增加种粮农民收入。

三、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综合运用各种经济手段,保护和调动农民的种粮积极性。粮食生产稳不稳,粮食安全基础牢不牢,关键在于种粮农民的生产积极性高不高。价格是调节生产最基本的杠杆,有利可图是农民发展生产最基本的动因。新阶段发展粮食生产、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最根本的是要通过市场引导,提高种粮效益,让农民种粮不赔本、能赚钱。粮食是弱质产业,目前国家已经出台了一系列的保护和扶持政策,其目的,是要使农民在政策支持下从市场获得合理收益而积极种粮。要抓住这一大好时机,加大政策宣传力度,通过政策和价格信息引导,切实搞好优质服务,充分调动农民种粮积极性,努力恢复粮食生产,要注意不能搞指令性计划,搞强迫命令。

四、守住耕地、依靠科技、改善条件,进一步加强粮食生产能力建设。加强粮食生产能力建设,是保障粮食供给的重大举措,是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基础。没有稳定可靠的粮食生产能力,就没有稳定可靠的粮食安全。一是要守住耕地。耕地是不可再生、不可替代、易于流失的稀缺资源,对国家粮食安全具有基础作用,对农民生计具有保障作用,对农村社会具有稳定作用。粮食调控主要在于“库”,保障能力主要在于“地”。要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基本农田这条“红线”决不能逾越。要严格控制城市建设和工业用地,不能随意改变基本农田用途。二是要依靠科技。要充分利用现有的科技水平,加强高产、优质、优良稻谷品种的推广工作。三是要进一步完善农田基础设施条件。要充分利用今年的大好时机,加强农田基础设施建设,建设高标准基本农田,扩大高产稳产、旱涝保收面积。

五、要大力发展粮食产业,提高粮食生产的综合效益。要把粮食的生产、转化、加工、流通、消费作为一个完整的产业体系,进行系列开发和整体建设。要立足粮食优势,做大做强粮食产业,把生产优势转变为产业优势、经济优势。通过发展优质专用粮和发展畜牧业,搞加工增值,提高了粮食效益,促进农民增收。要大力支持和发展粮食加工、储运和流通,延长粮食产业链,提高粮食附加值,增强粮食的市场竞争力。要启动重点区域动物疫病应急防治工程,提高畜牧业的经济效益和畜产品贸易的安全性,为粮食的转化增效开拓空间。

六、要完善金融服务,切实加强对农业和粮食生产的资金支持。金融机构要加快农村信贷产品的创新,丰富农村金融产品。在政策允许范围和风险控制能力以内开发多样化、系列性金融产品,适应农村多元化的金融服务需求。要结合农村、农业、农户的实际需要,适时推出灵活便利、易于被农村消费者接受的消费贷款种类。要尽快启动以林权等资源为资产的抵押方式,不断改进和优化管理,优化农村金融服务,改变贷款“申报过严、手续过繁、时间过长、审批权过分集中”的现状,积极探索下放贷款审批权限,减少贷款审批环节的机制方法,以满足农村的特殊需要,提高贷款效率。加强农村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农村现代化支付系统建设,提高大额和小额支付覆盖面,疏通汇划渠道,为民营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农户提供快速便捷的支付服务。要增强农村信用社的结算功能,加大非现金支付结算工具在农村的推广力度,开发适合农村实际的金融结算服务品种。

七、要进一步完善粮食购销体系建设。前几年的企业改制,我市粮食部门基层购销网点基本处于“休眠”状态,粮食基层部门的干部、职工下岗的下岗,转行的转行。因此,建立新型粮食购销体制是目前急待解决的新问题。一是粮食购销企业要因地制宜,以经济区域考虑建制,以利于粮食收购和服务,它的网点可延伸,含盖整个基层农村,但机构不能重叠,数量不能过多。二是主营业务与其他业务相结合,拓宽新的业务领域。要打破传统经营方式,以农业的产前、产中、产后服务为基础,跨行业、跨地域开展多种经营,扩大门类和品种,拉长生产经营的产业链,使企业在粮食产、供、销的基础上,向农产品、粮油产品深加工发展。三是以粮食购销龙头企业为核心,向粮食集团化企业发展。充分利用粮食传统的经营网络和各类粮食批发市场资源,充分利用粮食产区和粮食销区的市场机遇,依托一些生产型和经营型的龙头企业优势,跨地区、跨行业组建改组、改制、联合、兼并等粮食综合产业集团,实施“产、供、销一条龙”或“贸工农”一体化,创立品牌和发挥传统品牌优势,增强企业对市场份额控制度和企业抗风险的能力,使粮食产业集团成为政府调控粮食市场的主体。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闽政通APP